傅小兰——心如芳草隐隐香(一)

发布时间:2017-09-11 编辑:
1980年,考上北京大学心理系。1987年北京大学硕士毕业.并先后师从著名教授潘菽和荆其诚在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攻读博士。1998年仅35岁成为博士生导师。一路走来,她张弛有致从容坚定。


1980傅小兰考上北京大学心理系从这一年开始,心理学跟她的生命交织在了一起,成为伴她一生的事业。1987年傅小兰从北京大学硕士毕业.并先后师从著名教授潘菽和荆其诚在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1994.傅小兰赴美国密歇根大学做博士后研究1 998年仅35岁的她成为了博士生导师。一路走来.傅小兰张弛有致从容坚定.一如她平时跟人交谈的神态,而更让人折服的是她对于工作和生活的智慧。

“ 优秀” 继承下去

高考的时候傅小兰填的志愿是北大数学系和力学系.可由于录取过程中出现了差错只好进心理学系念书。随着课程的推进她发现心理学独具魅力而且看起来能够给自己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于是从1980年到1987年,傅小兰在燕园度过了7年寒窗。

后来的事实证明是正确的这位中国自己培养的心理学博士,如今已经成为我国心理学最权威的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的副所长,同时担任脑与认知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国心理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国际学术交流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人类工效学会理事、认知工效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美国心理学会外籍会员等职务。

硕果累累傅小兰最感念的是她的老师们。我们这一代运气是非常好的。当时北大心理系虽然建系不久.但学校邀请了许多国内心理学方面的大师来担任教育工作。无论哪门课程,老师都是非常优秀的。”

“王飕教授、陈舒永教授邵郊教授陈仲庚教授许政援教授沈德灿教授杨博民教授朱滢教授后来在心理所的潘菽院士荆其诚教授......“”虽说事隔多年,但傅小兰对恩师们的记忆依然生动而真切。记得那时最有趣的是邵郊教授。因为他教的是生物心理学.特别喜欢动物。他还养了一只小猴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甚至上课也带着。现在想来真的很有意思。

让傅小兰感受深刻还是老师们对自己专业、事业的那种忘我投入的态度他养了很多小动物,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我们知道他是真的喜欢自己的专业完全把自己融入进去了。”“印象最深的当然是我的导师王飕教授但是,他在2003年的国庆节期间去世了    ” 傅小兰本来波澜不兴的面孔上透出了凝重。恩师们的言传身教,深深影响着傅小兰直到她也为人师之后,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依然无处不在。傅小兰工作的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一直是中国科学院重点支持的所级创新工程单位之一.也是全国第一批被批准的国家一级学科博士点和心理学博士后流动站的科研教学单位。心理所自1956年开始招收研究生至今,已有三十余届毕业生。

中科院心理所不仅是我国心理科学的实验研究和创新工程基地。也是我国知识传播和高层次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作为我国唯一的一所综合性心理学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同时也担任了一些教学工作。每年通过国家统招招收一定数量的研究生。为了授课方便中科院在北京玉泉路和中关村建立了研究生院进行集中统一的授课学习这样也利于学生们拥有更广阔的选课空间,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进行相应课程的学习。此外,中科院还进行多种形式的教育普及工作,在职研究生班、函授大学等傅小兰说:“ 这些形式不同的教育方式为社会上的人接受更好的教育过上高质量的生活获得更大的成功创造了条件。”这样中科院就要利用自身各个研究所的师资来支持教育工作而研究员们除了本身的科研任务外还要担任一定的教学工作。在心理所傅小兰最初的工作除了科研很大一部分便是教学。

她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也很积极。一方面处于教学一线可以把自己擅长的认知心理学内容教授给学生另一方面跟学生在一起,能够得到更多的信息这可以激发出更多的科研灵感。

傅小兰所教授的课程是认知心理学,而在她看来.培养研究生是很重要的一项工作。

对学生负责,让学生能够得到最大的进步。” 这是傅小兰在为人师后所秉持的原则。虽然研究机构更多的是需要学生来进行研究工作但是我也希望能够让学生能在从事研究工作中成长进步。

在许多学生眼里,傅小兰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严师尤其是在科研方面上的要求

常常会有一些学生不能适应我对实验过程中细节的要求。他们会因为工作不够严密,或者思路不够严谨而受到我的批评。一次、两次有几次我就会毫不留情地说几次。有时候连男孩子都受不了,甚至会掉泪......”。

说到这儿傅小兰禁不住笑了出来“我就是这样。实验操作不够严格,实验程序编制过程不到位考虑不到位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带的学生他们的论文一般要改很多遍基本是十几稿。他们都觉得我很难缠。

傅小兰带过一个博士生,这个学生的硕士阶段不是在心理所读的。他在跟随傅小兰攻读博士学位时.觉得很多事情很难适应。比如第一次写论文,交上去又被退回修改,一连三、五遍。这个学生沉不住气了就跑去找傅小兰询问原因。他说傅教授我们以前写论文也就改两稿,您这也太严格了吧” 傅小兰笑道.“ 两遍那你把改两遍就发的稿子拿来我看看吧。听导师这样说这学生只好地回去改论文了。

在傅小兰眼里,只有严格的要求,才能让学生得到长足的进步。除了做科研,我在做人做事方面,对学生也有比较高的期望和要求研究方面是很严格的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但是我们在选题的范围方面是很自由的,如果有兴趣就尽量支持学生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