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唐仲英大学生心理素质拓展中心

嫉妒是愛情的溫度計

爱情需要嫉妒来测量其程度,没有嫉妒的爱不是爱。

 

具体地说,如果拿爱中嫉妒的度数与人的体温相比,30度以下嫉妒的爱毫无激情可言;35-37度嫉妒的爱恰如其分;它多是38-39度嫉妒的爱令人躁动不安;40度以上嫉妒的爱令人昏头转向。所以,爱情的艺术在于使嫉妒控制在正常温度下:温度太低则兴味索然,温度太高则昏头昏脑。

 

就心理学而言,嫉妒主要有两大心理学功能:一是焦虑功能,二是激励功能。焦虑是一种负性情绪体验,它突出表现为紧张、忐忑不安和心神不定。由此,爱如果不能使恋人体验到焦虑,那一定是媒婆制造的美丽谎言;但如果爱使恋人每时每刻都在体验焦虑,那爱本身就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了。

 

焦虑的激励功能在于它可以产生一定的警戒和激励作用。它可促使恋人在焦虑面前更好地约束自我,完善自我。所以,爱没有经过嫉妒的洗礼,那一定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爱经过了嫉妒的洗礼,恋人才会对彼此越看越顺眼。说到底,嫉妒是一种强烈的情感交流,爱当中如果不再有嫉妒的情感交流,则其爱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嫉妒也是一股巨大的动力,如果它不复存在,爱就变成一种伤感。

 

对于嫉妒的心理学作用,人们通常有两大误解:(一)嫉妒是爱情缺乏承诺和安全感的表现;(二)嫉妒是不应该有的情绪体验。对于前者,哪里有爱情,哪里就有嫉妒,就是有了承诺和安全感(如订婚和结婚),爱情仍需要嫉妒来维系和更新;对有后者,嫉妒是爱情的本能反应和孪生兄弟,在这个世界上大家只爱一个人毫无嫉妒,那就是上帝。

 

在这层意义上,嫉妒也是爱情必不可少的调料,它使爱情具有辣味,而没有辣味的爱情是沉闷而缺乏激情的。其实,嫉妒的把握是很讲智慧的:过分的嫉妒会给人辛辣的感觉,呛得人无以忍受,适度的嫉妒会给人麻辣的感觉,令人回味无穷。嫉妒就是要给恋人喝麻辣汤。

 

在对嫉妒的把握上,民国初年名人夫妇梁思成与林徽因堪称是最成功的一对。林徽因作为一代才女,婚前婚后都有大把的倾慕者。对此,梁思成既没有表现得无所谓,也没有让自己被妒火吞噬。他一方面巧妙地让林徽因知道自己对这些倾慕者的不安,甚至是厌恶,另一方面又放手让林徽因自己去处理与这些人的关系,表现出一个丈夫应有的大度。由此,他们俩人做到了相敬如宾,将嫉妒的温度始终控制在35-37度常温状态下,令后人仰慕不已。

 

相反,一生都是林徽因倾慕者的徐志摩却未能处理好他与陆小曼的嫉妒关系。徐志摩对陆小曼的爱始而太热,终而太冷。两人结合后,徐志摩竟对陆小曼与京剧名伶翁端午的暧昧关系熟视无睹,任凭他们在家中打情俏骂,还为两人合演的戏当配角,直至最后离家出走。

 

徐志摩历经千辛万苦才将陆小曼追到手,却对妻子发展情人关系不表妒意,令人怀疑徐志摩是否真心爱陆小曼。后来徐志摩飞机失事,人们异口同声责怪陆翁恋情把徐志摩逼上了绝路。但陆翁生情,徐志摩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不该对此不表现出应有的嫉妒,除非他已不再爱陆小曼!

 

耐人寻味的是,徐志摩飞机失事后,梁思成在第一时间赶现场料理后事,还带回一片飞机残骸交给妻子林徽因,作为永久怀念徐志摩的信物。

 

梁思成爱林徽因,真是功夫老到!

 

心灵鸡汤
新闻报道
通知公告
心理知识
日常工作
教师介绍
下载中心
友情链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