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习:伸展你的能量球

  • 2017-02-20 0:00:00
  • 我要评论(0)
  • 来源:网络

    著名的幼儿教育专家孙瑞雪,之所以投身幼儿教育,是因她做过一个梦,梦见一排排一列列、整整齐齐如军队的成年人,面无表情如僵尸。

    梦中,她痛苦至极,梦中她知道,这些面无表情的成年人,就是中国的父母们,他们不懂该如何爱孩子,却认为他们的一切举动都是出于爱,都是教育。

    我认为,这是孙老师,对中国成年人的一个个性化理解。可以说,她在用她的心,去理解中国人的国民性。

    著名画家岳敏君,他的经典作品“笑脸人”,构成了当代艺术的一道特异的风景。

    说实话,放在多年前,我是非常反感这些当代艺术的,我真认为这是“审丑艺术”。但经过多年深入的心理咨询工作后,我对岳敏君以及其他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有了新的理解,我认为他们是在用他们的方式来表达,他们自己对中国人国民性的理解。还有很多人做过类似的工作,譬如柏杨写了《丑陋的中国人》,譬如林语堂的《吾国与吾民》……在文字解读方面,我最佩服的,是台湾学者孙隆基,他写的《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简直可以说包罗万象,是在方方面面解读了中国人的国民性,详细、精准而到位。

    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心理咨询师,这本书,是我自己对中国人国民性的一个解读。

    不过,在正式开始这本书之前,我很想说,别太被我误导,你可以先做一个练习:

    第一步,找出五个形容词,来描绘你自己的个性。

    第二步,找出这五个形容词的反义词。

    然后,放松,中正地坐着或站着,闭上眼睛,想象在你身前,出现了一个能量球,感觉一下它的大小,它的色泽……,如果你有气功、瑜伽或静心等训练,就可以这样做:中正地站着,双脚岔开和肩同宽,搓手约10秒钟,然后闭上眼睛,张开双手,手心相对,去感知两只手间,真的会有一个能量球一样,如两只手距离近了,你能感知到两只手间,有一股张力在。

    然后,在想象中,将那五个形容词,逐一放到这个能量球中,看看这个能量球会变大,还是会变小。

    如果只是放形容词进去,可能还不够,那你可以将符合这个形容词的自己的形象,譬如某一情景中你就是这样的,放到这个能量球中,看看会如何。


2.20 (2).jpg


    我第一次做这个练习,是在美国催眠治疗师斯蒂芬·吉利根的课上,他带领大家做这个练习,不过内容是,将你的梦想放进去。大二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宏大的梦想——成为能解开人性奥妙的心理学大家,并且一直在追求它。但让我想象不到的是,将这个梦想放进去后,能量球竟一下子小了很多。

    然后,我将第二个梦想,并不是特别看重的梦想——到处旅游,放进去,能量球变得大了很多。

    这个练习让我非常震惊,我后来多次体会,感觉的确是如此,如果就是按照的感觉成为一名深通人性的心理学家,我的世界是会变狭窄,能量是会变弱。相反,如果我满世界去逛逛,自己的世界是会变大,能量是会变强。

    当时脑袋上并不是非常懂得,到底这是怎么回事。现在回头看,成为一名心理学者,和成为一名作家一样,都是我本能上习惯走的路,并且,是作为宅男的我最擅长做的事。但宅男,本来就是在相当程度上切断了和外界的联系,那么很自然的,假若按照宅男风的惯性一直走下去,我的世界是会越来越狭窄,不管我做的事情看上去多么宏大。

    类似的感觉,还出现在我的好人形象上。说来搞笑,很多年来,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不自私的人,是一个好人。但一方面,我以这个自我形象而自得,有道德优越感,并且蛮容易获得别人认同,但我自己并不喜欢这个形象。不喜欢的原因很直接,我感觉到,我待在这个形象里,并不自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捆绑着我,让我不能自由地伸展自己。

    斯蒂芬·吉利根课上的这个练习让我震惊之余,也有了庆幸。当时想,幸亏明白得早,要不然,有一天真活出了自己头脑上的第一梦想——成为一名卓有成就的心理学家,但却发现,自己活得反而更加萎缩,这就太糟糕了。

    人的性格都是形成的,对它了解越深,就可能改变它。至少,我们需要去问问自己,一直以来的这个“我”,自己到底有多喜欢。


2.20.1.jpg

你的生命,是一种什么样的形状和状态?


    或者,问一个更形象的问题:假设你自己是一个能量球的话,那么,作为一个能量球,你是伸展的,还是萎缩的,甚至坍塌的?你的色彩,是明亮的,还是暗淡的?

    英国心理学家温尼科特说,每个人都可以看成是一个能量泡,这个能量泡在成长的过程中,必然要伸展自己,伸展就是攻击性,而攻击性,是人最原始的能量。

    弗洛伊德则称,驱动人类行为的动力有两个:性和攻击。

    如果你上一些灵性的课程,看一些灵性的书,则会看到一些哲人称,每个人都是一个能量体。能量球、能量泡、能量体、性和攻击……这些说法,其实是一回事,讲的都是生命力。

    人都是自恋的,对于我们已经形成的自我,对于我们所在的集体自我,不可避免地会有各种美化。但是,我们需要问问自己:作为一个能量体,你的自我是伸展的、饱满的、鲜亮的、富有弹性的吗?还是萎缩的、暗淡的、僵硬的?你所在的集体,如果作为一个自我的,那么,这个集体自我的能量体,又是怎样的?

    我的确认为,我自己,我们多数国人,我们所在的各种集体,乃至社会与整体文化,都是在压制每个能量球的伸展的。

    但你也可以,用你的眼睛、你的心去看。譬如,你可以发展这个练习,想象一个能量球,代表着国人,然后你将我书中探讨的国人的各种国民性——即国人作为一个集体的个性,一一放到这个能量球中,看看这个能量球会如何变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心理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 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