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重心理学

  • 2016-12-13 8:35:00
  • 我要评论(0)
  • 来源:网络

19世纪60年代,内容心理学在德国产生。内容心理学派的代表人物主要有费希纳和冯特。

  费希纳(1801-1887)的心理物理学是关于身心之间或外界刺激和心理现象之间的函数关系或依存关系的严密科学。这是一门介于心理学和物理学之间的独立学科。费希纳受赫.尔巴特的启发,认为心理是可测量的。经过许多实验和推 导,他把感觉强度和刺激强度之间的关系概括为如下公式:

  S=C*log(R/R0)其中S-感觉强度;C-适用于不同感觉中的每个感官的常数;R-刺激强度;R0-在阈限的刺激强度。

  这个公式表明刺激的效果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于已有的感觉的强度。费希纳在心理物理学的研究中曾创造了三种心理测量的方法:最小可觉差法、正误法和均差法。费希纳把物理学的数量化测量方法带到心理学中,提供了后来心理学实验研究的工具。从现代心理学发展的历史上看,费希纳应被认为是现代西方心理学的主要缔造者之一,他的心理物理学为冯特心理学的建立起到了奠基作用。

  冯特(1832-1920)是近代心理学的创始人之一,在心理学史上他的名字与心理学的独立和实验(内容)心理学的建立直接联系在一起。

  意动心理学与内容心理学互相对峙,形成了心理学发展中的僵局。为打破这种僵局,主张心理学的研究对象是意动和内容的统一的二重心理学便应运而生。领导这一运动产生的是符茨堡学派的领袖屈尔佩,第一个提出二重心理学主张的则是麦赛尔。而符茨堡学派关于无意象思维的实验研究则是促进以上二人提出二重心理学主张的重要动因。

  符茨堡学派的无意象思维研究

  (一)屈尔佩

  奥斯瓦尔德·屈尔佩(1862-1915),1888年任冯特的助手。1893年他出版了《心理学大纲》一书,并把此书献给冯特。在这本书里,受阿芬那留斯的影响,他把心理学的研究对象规定为研究依存于经验着的个体的经验事实,以有别于物理学研究的不依存于经验着的个体的经验,并试图弥补冯特心理学定义的不完善之处。

  1894年,屈尔佩来到符茨堡大学任教,由于以前艾宾浩斯已成功地将实验运用到高级心理过程的研究上,受其影响,屈尔佩坚信思维也可以运用实验来进行研究。因此,在符茨堡大学工作的十多年里,他指导学生和同时进行了大量的关于思维的实验研究。通过实验,他们发现了无意象思维的事实,从而建立了著名的关于无意象思维的符茨堡学派。在发现无意象思维的实验面前,屈尔佩的心理学立场由内容心理学向意动心理学转变。

  (二)马尔比

  马尔比于1901年做了大量关于重量比较判断的实验。他让被试先后举起了两个重物,要求被试判断孰重孰轻,并报告在重量比较时的意识过程,结果发现,被试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却不知道判断是如何做出的,被试在判断时并未出现普遍所依据的意象,只有那么一种模糊的、无法描述的状态,马尔比称为“意识状态”。也就是说,被试的理性结论可能是产生于非理性的思维过程。这一实验结果与冯特等人的传统观点发生了冲突。传统观点认为,被试做出正确判断的心理条件是将两个重量的意象进行比较,思维的过程像逻辑学上三段论的过程那么清晰明确。

  (三)瓦特的控制联想研究

  瓦特在1904年做了控制联想实验,如种-属联想(植物-树)整体——部分联想(房屋-门)。瓦特把联想分为四个阶段,预备时期,刺激词出现时期,需求反应词时期,反应词的出现时期。通过研究发现了“定势”,他起到预先选择的作用。明确课题,确定方向,,是意识的,由课题到课题的解决是无意识的。

  (四)彪勒的思考研究

  彪勒在1907年采用了一些需经过思考才能解答的问题作为实验材料,并用问答法,要被试报告在解答问题时的意识过程,结果和瓦特等所发现的相同。他更明确地指出,思维不能归结为感觉和意象。在思维者的意识中存在一种非感觉、非意象的元素,即思维元素,也就是“无意象思维”。

  符茨堡学派关于无意象思维的实验研究表明,他们没有发现思维过程中包含有冯特等人所发现的感觉、意象元素的证据,认为感觉、意象并非思维的必要条件,因而提出了无意象思维的主张,符茨堡的研究和主张引起了心理学界很大的兴趣和争论。1903年法国的比奈和美国的伍德沃斯在不知道符茨堡研究的情况下,也都独自得到了与符茨堡相同的发现,从发现的优先权意义上说,比奈甚至认为,“符茨堡的方法”应称为“巴黎的方法”。但是,符茨堡的无意象思维研究遭到冯特和铁钦纳等人的反对。他们认为符茨堡学派是假实验,和捏造,采用不可靠的安乐椅式的内省方法,缺乏严格的实验控制,实验结果是不可靠的,如经过适当分析,无意象的内容还是有意象的。也有人提出,某些类型的心理具有无意象思维,二另外一些类型的心理则没有无意象思维,到1909年屈尔佩转至波恩大学时,虽然还有些人继续研究无意象思维,但是符茨堡学派基本上解体了,不过,有关这一问题的争论还延续很久,一直到1938年才暂时告一段落,这可能与武德沃斯的建议有关,即对这个问题总是争持不下又无法解决,不妨把它暂时搁置一边。

  二、麦塞尔的二重心理学

  奥古斯特·麦塞尔毕业于吉森大学,后来任吉森大学的教授。1904年听了屈尔佩的《试论抽象》的论文后,深受屈尔佩的哲学和心理学观点所打动,决定在屈尔佩的指导下从事研究工作,所以,尽管他工作的地点不在符茨堡,他的研究仍可以看成是符茨堡学派研究的重要内容。其主要著作有《思想的实验心理学研究》、《感觉与思想》、《心理学》等。

  麦塞尔是第一个明确提出二重心理学主张的心理学家。他的这一主张的提出一方面得益于符茨堡无意象思维研究的启发。另一方面也受到了胡塞尔现象学的影响,胡塞尔接受了布伦塔诺关于意向活动总是涉及某种对象的观点并对之进行了发挥。胡塞尔认为,意向性指的是意识对于某对象的内部倾向性,是一种特有的“有所感觉”,它包含有三种要素:意向性活动的主体(自我)、意向性活动和意向性的对象(客体)。这样,在胡塞尔的意向性概念中,就把内容和意动同时包含进来了。麦塞尔接受了胡塞尔的观点,并首先把他引入心理学,从而实现了对于冯特的内容心理学和布伦塔诺的意动心理学的结合。

  麦塞尔认为,心理学应该研究一切有意的经验,即广义的意动。其中既包含着不易理解的意动(狭义的意动),也包含着易于理解的意动内容。这样,麦塞尔把意动与内容都包含在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中来了。他区分出三种有意的经验,并指出每种有意的经验中都既包含着意动的元素,也包含着内容的元素。

  麦塞尔还指出,意动与内容不仅有难于理解和易于理解的差异,而且就特殊的事例来说,他们还可以互相分离。他为此举出了例证:假使你要知道没有意动的内容究竟为何物,你只须设想意识的边缘,在意识的边缘上有赤裸裸的、无意义的内容。假如你要知道没有内容的意动,你便只须查考无意象思维。麦塞尔的心理学之所以叫心理学,有相当的原因就是基于他这种认为意动与内容有差别且可分离的观点。

  三、屈尔佩的二重心理学

  屈尔佩做冯特的学生和助手前后由8年之久,所以他的心理学观点深受冯特的影响,他原本是一位冯特式的内容心理学家。但到了符茨堡大学以后,由于符茨堡学派发现了“意识的态度”、“决定倾向”和“无意象思维”的事实。他的心理学立场逐渐向布伦塔诺的意动心理学靠拢。不过,屈尔佩很慎重,他并没有完全倒向布伦塔诺,他把布伦塔诺的意动改称为机能,并认为内容和技能都是心理事实,都应该成为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从而提出了他的二重心理学。

  屈尔佩的二重心理学的主要论点:

  内容和技能在经验中可以分离。如梦和纯粹感觉就只有内容而无机能,而毫无目的的注意或没有具体的期望则只有机能而无内容。

  内容和机能可以各自独立变化。例如当人从知觉一个客体转向知觉另一个客体时,是内容变而机能不变。而在对一对象先感知后判断的情况下,则是机能变而内容不变。

  内容和机能在性质上各不相同。内容稳定,易于实验分析;机能变动不居,不易做实验分析,只能用经验的反省进行研究。

  内容和机能都有强度和性质,但彼此各不相关。比如,一个强烈的音和一个强烈的欲望,他们既不相关,也不能比较。

  内容和机能各有自己的规律。内容的规律为联合、混合、对比等,而机能的规律则为定势、决定倾向、意识的态度等。

  屈尔佩、麦塞尔的二重心理学的目的在于调和冯特的内容心理学与布伦塔诺的意动心理学。他们把内容与意动同时包含于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之内,力图使实验心理学和意动心理学相互为用,这在心理学发展史上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但是屈尔佩53岁就去世了,如果假以时日,他或许能最后建立其心理学体系,获取更大的成功。但是屈尔佩、麦塞尔的二重心理学却未能使意动和内容之争获得真正的解决。他们只是兼收并蓄,这是极端的折中主义的懒汉办法。二重心理学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就在于他们未能把内容和意动看作一种对立统一的关系,相反却认为二者在经验中可以互相分离。为此,他们也提出了一些证据,而事实上,他们提出的证据却没有一点能说明意动与内容是可以互相分离而不是对立统一的关系,因此,二重心理学以后,意动与内容之争并未完全结束,后来心理学史上发生的构造主义与机能主义之争正是这场争论的继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心理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 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