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小学生用红领巾上吊 家长须警惕微笑型抑郁

  • 2012/1/18 22:33:00
  • 我要评论(0)
  • 来源:心灵咖啡

小学生何楚华上吊用的红领巾还悬挂在房间上铺的床头上,红领巾下端还有一个系着死扣的结。

  《11岁小学生用红领巾上吊》追踪

  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何楚华把红领巾系在自己的脖子上,而在最后一次,竟是他选择终结自己生命的方式。在12月10日晚,这个年仅11岁的男孩在家中用红领巾上吊自杀身亡。直至昨天,在何楚华家里的铁床栏杆上,依然挂着一条红领巾,因承受重物而形成的折痕依然清晰可见,它被人拦腰烧断,而上面仍有一个死结始终未解。

  红领巾的红,理应彰显朝气,而非隐喻悲剧。何楚华的出现和消失,不禁让我们反思。

  在东莞这个外来人口众多的城市,有多少个与何楚华相似家庭:父母忙于打工维生,与孩子相处的时间很有限,沟通更是少之又少。

  然而,孩子的成长,特别是心理成长,家长、学校都不能缺席。

  逃学第四天家人才知道

  11岁的何楚华在东莞石排镇东翔学校五年级2班读书。12月10日,已经是他连续第四天没去学校上学了。

  该学校政教处的钟主任说,12月7日那天,一名与何楚华邻居的女生告诉老师,何楚华的姑姑何燕飞托她向老师请假,称何楚华当天有点头晕,不来上课了。“当时老师想联系何楚华姑姑,但电话号码其中有一个数字是错的,所以一直联系不上其家人。”钟主任说。

  12月8、9两日,何楚华都没有来校上课。“当时我们老师怀疑他是不是甲流了。”钟主任说,9日下午,何楚华的班主任胡老师叫当时被委托请假的女生回家之后,告诉何燕飞。第二天,何燕飞才知道何楚华已经逃学了四天。

父破窗而入儿已身亡

  10日下午,胡老师称“实在放心不下孩子”,便随着校车来到何楚华家里。他家住在石排镇中坑村珠塘旧围五巷一栋两层的出租屋内,胡老师只见楼下铁门紧锁,便大声呼喊何楚华的名字。近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人应答。直至6点多,何燕飞下班归来,但屋内仍无反应。

  到了7点多,何燕飞看到屋内没人回应,便继续回工厂上班。到了8点多,何燕飞又回到家中,何楚华父亲何维红也回来了。“我们叫了好久都没反应,我就爬上楼去,把铁窗打碎,撬开钢条,钻了进去。”何维红说,当时只见一条红领巾把儿子的脖子和铁床的栏杆绑在一起,儿子两脚悬空,面无血色,“把孩子抱下来之后,已经没气了。”

  何维红想把那条红领巾解下来,却打不开死结,只得用火机将其烧断。

  遗书称十天前被老师打

  除了红领巾上的死结,何楚华留下的还有一份五页纸的遗书。该遗书是用圆珠笔写在五张白纸上,由两篇日期同为12月10日的日记,以及一份写给姑姑的信组成。对于自己逃学的理由,何楚华在遗书上对姑姑和父亲说道:“因为我跟你们说老师(打我)的事情,你不但不关系(心)我,还说我的不对,所以我才逃学。”他知道逃学是不对的,在遗书上多次恳求家人的原谅。

  在自尽之前,何楚华给其姑姑留下了一封简短的信:“亲爱的大姑:我走了,你不用担心我,也不用去找我。我知道逃学不对,但因为我是因为老师打我才逃学的,我跟你说清楚原因,大姑你打我可以,你还可以要了我的命。这不怪老师。”

曾为能学武术苦练压腿

  直至昨天,家长和校方依然因为此事的责任分配问题而僵持不下。

  何楚华的性格、心理究竟是怎样,这显然与其自杀行为有着密切的联系。记者却得到了互为对立的两种说法。校方称,何楚华在学校表现得“很内向,不爱说话,但喜欢恶作剧,总是设法引人注目”,而其姑姑何燕飞则称“孩子很开朗的,而且很聪明,跟邻居他们都经常打招呼的”。

  直至遇到何楚华的父亲何维红,讲述何楚华的一些生活片段,这个孩子的轮廓才被逐渐清晰地勾勒出来。按照他的说法,何楚华是“很开朗、很好动、很有主意、而且执着的一个孩子”。

  1998年农历九月初一,何楚华出生。从2005年起,何楚华的母亲就被发现是胃癌晚期,为了给妻子看病治疗,何维红已欠下近十万的债务,但在2007年,其妻子不治身亡。随后何维红便到珠海开烧烤档,设法赚钱还债,以及供两个儿子上学。

  “当时日子过得很苦,但孩子都听话。楚华知道我做事辛苦,经常跑过来帮我捶背,而且还安慰我。”何维红说,“从去年底开始,生意开始不好做了,在今年6月份就带他过来,和姑姑一起住。我工作比较忙,白天都在工厂,晚上回家和他一起吃饭、睡觉,而姑姑晚上就住在工厂,早上回来送他上校车。”

  虽然每天只有晚上和孩子相聚,但何维红说:“他和我很多话说的,他说他喜欢学武术,然后我说你如果能压‘一字马’,我就答应你,让你去学武。之后几天他就一直自己练压腿,最后压成了,高兴得不得了,还拉着我说不许反悔。”他说孩子比较喜欢运动,“篮球、乒乓球、羽毛球这些他都喜欢玩的”。

  何楚华生前的衣物、书本、生活用品都被何维红收拾起来放在了一个纸箱里,何维红拿着何楚华的校牌,看着儿子的照片,里面那个孩子眼睛依然清澈,但却再也看不到父亲那满眶的泪水。

观点警惕“微笑型抑郁”

  在东莞这个拥有上千万外来人口的城市,很多小孩所处的家庭环境都与何楚华相似:父母忙于打工维生,每天仅有几小时与孩子匆匆相聚,“孩子逃学几天后家长才发现”这种状况绝不鲜见。

  记者走访了一些心理专家和市民,对于孩子心理成长方面的盲点和重点,他们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心理专家:家长须警惕“微笑型抑郁”

  东莞市心理卫生中心专家“从何楚华的悲剧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家长仅注意孩子的衣食住行,而不重视其心理成长。其实孩子的心理成长和生理的发育一样,都是处于一个脆弱、波动较大的阶段,稍有不注意,就会伤害到他。”

  至于何楚华家长说孩子很开朗,该专家说:“但这只是表象。在心理学上有一种症状叫‘微笑型抑郁’,此类患者表面上很开朗,经常乐呵呵的,但是其实内心十分脆弱,这是家长要特别警惕的。”

  业内人士:家长要成为孩子的心理老师

  长安乌沙小学黄校长 东莞大部分学校都配有专门的心理教师,但一两个专业教师是无法兼顾那么多学生的心理问题的。“其实每个老师、每个家长都应该是孩子的心理教师。他们应当切实地关心、关注孩子日常生活、爱好、学习等各个方面,当孩子们遇到心理问题时,才能及时察觉,并懂得如果去疏导和感化。”

  市政协委员:重视“类留守”新莞人子女

  东莞中学资深教师、市政协委员詹少云

  在东莞,很多新莞人的子女属于“类留守”子女,有的甚至被寄养在亲戚家。希望政府或社会团体能向一些城市学习,对这一群体重视起来,成立相关的机构来帮助他们,平时能将他们聚在一起,疏导他们的情绪,让他们感受到集体或家庭的温暖。

  詹少云认为,11岁的孩子就有自杀的念头,可见学校生命教育的缺失,他建议,小学和初中应加入生命教育的内容。

  詹少云对以新莞人子女为主要生源的民办学校教育生态较为了解,他指出,学生的成绩常和老师的奖金挂钩,民办教师待遇差,压力尤其大,情绪上也常会有波动。“生命已逝,追究责任显得单薄无力,希望老师在教学中要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要体罚学生。”同时他也呼吁社会能对学校更宽容,“在家庭和社会教育都很缺失的大环境下,学校的担子也很重。社会对学校宽容一些,让老师能在教学之外给学生们更多的心理辅导和生活关怀。”

市民:我们要知道孩子在想什么

  虎门秦先生 “我在虎门做生意,儿子12岁,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但我和妻子就是平时非常忙,10天半个月才能见到孩子一次,每次好吃好喝全上,可孩子也不见得多开心。他很少和我们说学校里的事。现在的孩子心里想什么,我们做家长的都很想知道,但很少知道。这只能怪我们家长。”

  典型新莞人家庭“类留守”群体需更多关注

  在这个繁华的都市,孩子们的教育和心灵有时竟空虚得让人心悸。一连串的悲剧让我们不得不深思:现在的孩子怎么啦?昨日记者在新莞人王织蓝和刘永泉的家庭深切地感受到,一边是对孩子寄于厚望却忙于生计的父母,一边是渴望父爱母爱却容易迷失的孩子,只希望有足够的关注和爱,能帮助“鸿沟”两边至亲的人,真正走到一起。

  为孩子换轻松工作供读书愿砸锅卖铁

  1996年王织蓝从河南农村老家来到虎门打工并认识了丈夫李荣军,1997年夫妻两人生下了第一个孩子李宇(化名)。王织蓝说,那时他们夫妻的梦想是在东莞买套房子“做城里人”。如今10多年过去了,一家三口却仍然租住在一间30多平方米的套间里。“现在只希望他(李宇)将来有点出息就谢天谢地了。”王织蓝深情地抚摸着儿子的头这样说。

  12岁的李宇在石碣一所民办学校读小学六年级,王织蓝说孩子有点内向,“我跟老公每天都要上班,他(老公)一般要到10点左右才下班,我也只有中午和晚上在家。好在小孩很乖,平时主要在学校里由老师管,听老师说他表现还不错。”唯一让王织蓝感到有点担心的是儿子不怎么爱说话。“跟我还说些学校里的事,跟他爸爸两人本来作息时间就对不上号,再加上他爸老爱训他,经常一整天也不见他主动跟他爸爸说句话。”王织蓝称。

  在与王织蓝聊天时,懂事的李宇主动给记者加茶水。王织蓝说,4年前,李宇刚从老家过来时,很有“破坏王”的潜质,整天跟同学打架。于是她只好辞掉了原来一个月2000多的工作,在石碣一家电子厂找了一份相对轻松的工作,“每天中午和晚上有时间陪儿子。”现在常有小孩跳楼之类的新闻,她也害怕自己将来教育不好孩子。“我跟他爸爸这辈子只有给人打工的命,我们希望他不要走我们的老路,只要他读得下去,即使读到博士,我们夫妻俩砸锅卖铁也会供他读完书。”

频换学校成绩不好初中毕业或去打工

  刘永泉夫妇的女儿刘芷(化名)在常平一所民办中学读初二。刘永泉说,女儿一年的学费都要好几千,再加上生活费,读个初一就要上万块钱,“我和她妈一个人一年的工资就要花在她读书和生活费上。”

  刘永泉是四川万县人,在东莞打工已有七八年了,4年前从老家把女儿接来东莞。刘永泉称,由于长期不在一起生活,每次春节回家,感觉跟女儿之间的感情很生疏,因此把女儿带在身边增进感情。另外也觉得来在东莞能享受到更好的教育,将来会更有出息。然而,他感叹在东莞农民工的教育实在太昂贵了,加上他和妻子工作的变动,女儿来东莞4年就换了3个学校。

  “由于老换学校,学习成绩想好也好不起来。其实小孩是很聪明的,她考虑问题有时候比我们还快,平时在家里也还蛮勤快,唯一有点不好就是爱花钱。”刘永泉至今不明白女儿身上几百块一件的衣服和自己20块钱工作服除了牌子不同外还有什么不同。有一次女儿瞒着他花了几十块钱烫了头发,他十分生气,跟女儿大吵一架,“她后来哭了一个晚上,说我蛮不讲理。”对此,刘芷也郁闷地对记者说:“有时候跟他们说了他们也不明白,干脆就不说啰!”

  刘永泉称,现在东莞的工资不算高,这几年几乎没攒下什么钱,女儿成绩也一般,他准备等女儿读完初中就回老家找份工作或者做点小生意。至于刘芷,“读完初中让她学点手艺或者出去打工,听她自己选择。”

 

 

 

 

 


观点警惕“微笑型抑郁”

  在东莞这个拥有上千万外来人口的城市,很多小孩所处的家庭环境都与何楚华相似:父母忙于打工维生,每天仅有几小时与孩子匆匆相聚,“孩子逃学几天后家长才发现”这种状况绝不鲜见。

  记者走访了一些心理专家和市民,对于孩子心理成长方面的盲点和重点,他们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心理专家:家长须警惕“微笑型抑郁”

  东莞市心理卫生中心专家“从何楚华的悲剧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家长仅注意孩子的衣食住行,而不重视其心理成长。其实孩子的心理成长和生理的发育一样,都是处于一个脆弱、波动较大的阶段,稍有不注意,就会伤害到他。”

  至于何楚华家长说孩子很开朗,该专家说:“但这只是表象。在心理学上有一种症状叫‘微笑型抑郁’,此类患者表面上很开朗,经常乐呵呵的,但是其实内心十分脆弱,这是家长要特别警惕的。”

  业内人士:家长要成为孩子的心理老师

  长安乌沙小学黄校长 东莞大部分学校都配有专门的心理教师,但一两个专业教师是无法兼顾那么多学生的心理问题的。“其实每个老师、每个家长都应该是孩子的心理教师。他们应当切实地关心、关注孩子日常生活、爱好、学习等各个方面,当孩子们遇到心理问题时,才能及时察觉,并懂得如果去疏导和感化。”

  市政协委员:重视“类留守”新莞人子女

  东莞中学资深教师、市政协委员詹少云

  在东莞,很多新莞人的子女属于“类留守”子女,有的甚至被寄养在亲戚家。希望政府或社会团体能向一些城市学习,对这一群体重视起来,成立相关的机构来帮助他们,平时能将他们聚在一起,疏导他们的情绪,让他们感受到集体或家庭的温暖。

  詹少云认为,11岁的孩子就有自杀的念头,可见学校生命教育的缺失,他建议,小学和初中应加入生命教育的内容。

  詹少云对以新莞人子女为主要生源的民办学校教育生态较为了解,他指出,学生的成绩常和老师的奖金挂钩,民办教师待遇差,压力尤其大,情绪上也常会有波动。“生命已逝,追究责任显得单薄无力,希望老师在教学中要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要体罚学生。”同时他也呼吁社会能对学校更宽容,“在家庭和社会教育都很缺失的大环境下,学校的担子也很重。社会对学校宽容一些,让老师能在教学之外给学生们更多的心理辅导和生活关怀。”

 来源于 心灵咖啡 原文:
http://www.psycofe.com/read/readDetail_10012_4.htm


曾为能学武术苦练压腿

  直至昨天,家长和校方依然因为此事的责任分配问题而僵持不下。

  何楚华的性格、心理究竟是怎样,这显然与其自杀行为有着密切的联系。记者却得到了互为对立的两种说法。校方称,何楚华在学校表现得“很内向,不爱说话,但喜欢恶作剧,总是设法引人注目”,而其姑姑何燕飞则称“孩子很开朗的,而且很聪明,跟邻居他们都经常打招呼的”。

  直至遇到何楚华的父亲何维红,讲述何楚华的一些生活片段,这个孩子的轮廓才被逐渐清晰地勾勒出来。按照他的说法,何楚华是“很开朗、很好动、很有主意、而且执着的一个孩子”。

  1998年农历九月初一,何楚华出生。从2005年起,何楚华的母亲就被发现是胃癌晚期,为了给妻子看病治疗,何维红已欠下近十万的债务,但在2007年,其妻子不治身亡。随后何维红便到珠海开烧烤档,设法赚钱还债,以及供两个儿子上学。

  “当时日子过得很苦,但孩子都听话。楚华知道我做事辛苦,经常跑过来帮我捶背,而且还安慰我。”何维红说,“从去年底开始,生意开始不好做了,在今年6月份就带他过来,和姑姑一起住。我工作比较忙,白天都在工厂,晚上回家和他一起吃饭、睡觉,而姑姑晚上就住在工厂,早上回来送他上校车。”

  虽然每天只有晚上和孩子相聚,但何维红说:“他和我很多话说的,他说他喜欢学武术,然后我说你如果能压‘一字马’,我就答应你,让你去学武。之后几天他就一直自己练压腿,最后压成了,高兴得不得了,还拉着我说不许反悔。”他说孩子比较喜欢运动,“篮球、乒乓球、羽毛球这些他都喜欢玩的”。

  何楚华生前的衣物、书本、生活用品都被何维红收拾起来放在了一个纸箱里,何维红拿着何楚华的校牌,看着儿子的照片,里面那个孩子眼睛依然清澈,但却再也看不到父亲那满眶的泪水。


 来源于 心灵咖啡 原文:
http://www.psycofe.com/read/readDetail_10012_3.htm

父破窗而入儿已身亡

  10日下午,胡老师称“实在放心不下孩子”,便随着校车来到何楚华家里。他家住在石排镇中坑村珠塘旧围五巷一栋两层的出租屋内,胡老师只见楼下铁门紧锁,便大声呼喊何楚华的名字。近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人应答。直至6点多,何燕飞下班归来,但屋内仍无反应。

  到了7点多,何燕飞看到屋内没人回应,便继续回工厂上班。到了8点多,何燕飞又回到家中,何楚华父亲何维红也回来了。“我们叫了好久都没反应,我就爬上楼去,把铁窗打碎,撬开钢条,钻了进去。”何维红说,当时只见一条红领巾把儿子的脖子和铁床的栏杆绑在一起,儿子两脚悬空,面无血色,“把孩子抱下来之后,已经没气了。”

  何维红想把那条红领巾解下来,却打不开死结,只得用火机将其烧断。

  遗书称十天前被老师打

  除了红领巾上的死结,何楚华留下的还有一份五页纸的遗书。该遗书是用圆珠笔写在五张白纸上,由两篇日期同为12月10日的日记,以及一份写给姑姑的信组成。对于自己逃学的理由,何楚华在遗书上对姑姑和父亲说道:“因为我跟你们说老师(打我)的事情,你不但不关系(心)我,还说我的不对,所以我才逃学。”他知道逃学是不对的,在遗书上多次恳求家人的原谅。

  在自尽之前,何楚华给其姑姑留下了一封简短的信:“亲爱的大姑:我走了,你不用担心我,也不用去找我。我知道逃学不对,但因为我是因为老师打我才逃学的,我跟你说清楚原因,大姑你打我可以,你还可以要了我的命。这不怪老师。”


 来源于 心灵咖啡 原文:
http://www.psycofe.com/read/readDetail_10012_2.htm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心理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 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