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沙盘游戏 >> 沙盘游戏疗法

沙盘游戏疗法

2013/12/5 17:00:00 [发布者]六职专 点击:1452次
沙盘游戏疗法(Sandspiel, Sand Play Technique)是国外一种成熟的心理治疗方法和体系。其理论基础是荣格的分析心理学,是“通往心灵的途径”。为瑞士自身分析心理学家Dora Kalff于1956年创始。早期主要应用于儿童心理分析。是分析病患内心“原型”的最佳工具之一。
其后,由日本著名临床心理学家河合隼雄教授(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所长)介绍到日本,并在日本临床心理学界,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第一线得以推广和应用,并得以更大范围的应用,特别是在应用于健康、亚健康人群压力释放,团队训练等方面后,更得到了全新的发展。90年代传入中国后。
沙盘游戏疗法,是通过让受训者自我选择一定的沙具,按自我的意愿放其放于沙盘上,组合成一定的图形。通过对图形、沙具、摆放的顺序以及在这过程中的相互引导,交流,达到发现其“原型意象”,便于治疗,指导于治疗的方法。沙盘疗法让病患在“自由、安全、保护、共情”的情况下交流,得到最大的治疗效果。沙盘疗法业已成为国内外最热门的治疗训练方法之一。
沙盘游戏疗法作为心理疗法的一种,无论是在其理论、技法、还是事例研究等方面都有了较好的发展。与其他心理咨询治疗方法相比较,沙盘疗法给予病人的更多的是非言语性的,在象征层面的支持,更易深入病人的无意识,更能够洞察当事人的心理轨迹,释放内在情绪,使当事人的深层次人格得以表现。通过心理咨询师引导当事人了解自我、提升自我达到咨询与治疗效果。同时,也可以让咨询师本身的压力得以释放。
适用对象
沙盘游戏疗法最初运用于咨询治疗儿童,随着理论的发展和技术的成熟,这种方法已经在正常人群中大量使用。
1、 在医疗系统的应用
1)个体辅导:便于对病人进行更准确的诊断和深层次心理分析。
2)集体辅导:对同类病人,同一科室或同一医生管辖的病人,集中进行游戏训练,释放压力。
3)医护人员的自我保护:医护人员和心理咨询师在长期的工作之中也存在巨大的心理压力。沙盘训练可以在更安全和受保护的情况对自身的压力进行释放。
2、 在学校系统的应用:
1)学生个体及团队的辅导:提升学生自信心,想象力和创造力。对有学校自闭症、恐怖症、社交困惑等心理障碍的学生提供针对性辅导。更可以促进团队精神的升华,提升团队凝聚力,培养协作性人才。
2)教师团队的辅导:释放教师压力,提升教学能力。
3)家庭团队的辅导:改进家庭教育方案,促进学生健康成长。
3、在企业机关的应用:
1)对高压力人群可以整体进行压力释放,如销售人员,企业管理人员,也可以在部队、警察和监狱等特殊机构进行使用。
2)提升团队凝聚力,创造力、开发心理潜能:企业、学校,创意人员、广告从业人员等多行业。
箱庭疗法(Sandspiel, Sand Play Technique)是在欧洲发展起来的一种心理疗法。其后,由日本著名临床心理学家河合隼雄教授(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所长)介绍到日本,并在日本临床心理学界,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第一线得以推广和应用。
箱庭疗法的发展过程
箱庭疗法(国内又称为沙盘疗法或沙箱疗法)是在1939年由英国的小儿科医生劳恩菲尔德(M.Lowenfeld)创始的儿童心理疗法。劳恩菲尔德在儿童心理咨询中注意到孩子们可以在游戏中充分表现自己的内心世界的内容,当给孩子们一些玩具、模型和沙箱时孩子们做出令人颇感兴趣的作品,可以为心理治疗提供积极的帮助。她将这一方法命名为“世界技法”(The World Techique),并于1939年发表了论文。这里所讲的“世界”据说是孩子们自然说出来的,对孩子们来讲,这一游戏疗法从某种程度可能正好反映了他们的“世界”。
同时,她批判了当时伦敦盛行的儿童精神分析疗法所存在的弊端,特别反对对儿童心理问题心理问题的强制性解释和武断治疗,主张应让儿童通过游戏活动自由地去表现自由的内心世界。瑞士的精神分析学家考尔夫(D.Kaoff)接受了劳恩菲尔德的指导,在学习并掌握了“世界技法”的同时,和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相结合,发展这一技法。考尔夫没有试图将这一技法予以标准化,而是将注意力放在治疗者与被治疗者的信任关系的确立上,使用荣格的心像,象征理论的观点去分析患者的作品,。这一技法在美国也得到承认,并得以普及。
河合在瑞士的荣格心理研究所留学时跟考尔夫学习了这一技法,并介绍到日本。从1965年开始,在天理大学,京都市心理咨询中心,京都大学教育学部心理教育咨询室等相继使用“箱庭疗法”这一“世界技法”进行咨询治疗,取得了很好的治疗和咨询效果。
箱庭疗法已经开始介绍到中国,但有关这方面研究及事例介绍尚不多见。日本箱庭疗法专家,京都大学心理教育咨询室嘱托咨询员樱井素子女士多次来中国向有关方面介绍箱庭疗法,在1997年的“湖北妇儿保健学术会”上又做了专题报告。引起了与会者的广泛兴趣并受到高度评价。
 
箱庭疗法的技法
箱庭疗法的方法(如图1、图2 )是让来访者从玩具架上任意挑选玩具摆放在盛有细砂的箱子里,完成后由咨询者分析创作的作品。
2.1 材料
砂箱内侧的尺寸为57×72×7(Cm),外侧涂深颜色或木本色,内侧涂蓝色。之所以要规定以上的尺寸,是考虑到将箱子摆放在象腰部一样高时砂箱大体可以置于视野。砂箱内侧之所以涂成蓝色,是为了使人感到挖砂子会挖出水,而这种感觉是很重要的。
箱庭疗法初期往往使用茶色的粗砂、细砂或白砂三种,也有使用茶色和白色两种的。笔者在京都大学教育学部心理教育咨询室学习和研究时,一般只使用灰色的一种。有的时候,考虑到丰富多彩的表现,也会作用不同种类的砂子,例如用白色的砂子可以表现雪、霜等。必要是可将砂子适当湿一下,这样可以用来做砂丘、山等。或者准备两种砂子,即一种是湿砂、一种是干砂,让来访者自己挑选。一般情况下,我们不允许来访者随便使用水来创作。因为有的来访者,特别是有强烈攻击性倾向的孩子,往往会将水和砂子弄得满面处都是,让咨询者困惑。当然,由于让来访者使用水,可能会得到意想不到的、颇感兴趣的表现,因此,有关水的使用问题可以取决于咨询者的自由判断。
箱庭疗法并不属于心理测验,而只限于心理咨询与治疗,所以并不要求特定的玩具,只要准备好各种各样的玩具,让来访者能充分表现自己即可。对人形、动物的大小也无特别的限制,有的人对大的东西豪无兴趣的话,自然会安全忽视在的东西的存在,这本身也反映了一个人的人格特征。例如,某一强迫症的女性(35岁),由于过于考虑玩具的大小比例,其结果是在箱子里没有摆放任何东西,只是在砂子上堆了一个地势图样的作品。这一过剩地追求正确性、过分要求整体性和统一性的倾向,正反映了强迫神经症的特征。
必须准备的玩具有人、动物、树木、花草、各种车船、飞行物、建筑物、桥、栏杆、石头怪兽等。具体来说,可以准备各种各样的人形,如男女老幼的普通人形、不同民族和人种的人形,教师、军人、警察、乐队、医生等不同职业的人形,还有骑自行车的或骑摩托车的人形等,质地也可以多种多样,布料的、石头的、金属的、泥塑的等都可以。也可以准备佛像、神像、基督像、天使等。动物可以分为野兽和家畜、鸟类、贝壳、鱼及蛇、青蛙等等。尽可能准备大小不等、各5-6个较为适宜。车船应准备汽车、火车、公交车、轮船、小舟及战车、军航、救护车、消防车等。有的来访者会有“加油”的主题,可以准备加油的模型。建筑物应准备各式房屋,反映田园风光的、反映城市生活的平房或楼房,加上城墙、楼阁、寺院、塔等。栏杆、围墙、栅栏、屏风等可以反映人的防卫,可以多准备一些,可以习现成的,也可能用竹笺、牙签来做。孩子们通过电视、漫画扬看到的怪兽形象、阿童木、机器人也应多准备一些。中国的花园一般都会造假山来装饰庭园,因此,准备小石头时可以考虑假山石等。
以上所列玩具并非一次必须准备齐全,可以一点一点地积累。那怕玩具很少,有时也可以反映来访者的心态。
2.2 指示词
 
在实施本技法时,只需要下达如下的指示词:“请用砂子和玩具,在箱子里做个什么,做什么都可以”。一般来说来访者一看就会明白,并不需要更多的说明,特别是对孩子更不需要什么说明,孩子会马上做起来的。如果有的来访者(被治疗者)问“动砂子也可以吗?”“只放动物也可以吗?”的话,各所有的投射法测验一样,只需回答“你想怎能么样可以”或“你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无论怎样,必须给来访者自由表现的机会。
2.3 记录和提问
 
有的来访者会一边解释一边摆放、对此都应予以记录。放玩具的顺序也要记录下来。完成以后,要拍成彩色幻灯片并予以记录保存。可以从正上向下拍,也可以多角度拍摄,但轻微斜面摄影可以充分反映作品的内容,必要时可以画一下连篇略图或速写。
作品完成后,讯问“这是什么呢?”,“这个是什么意思?”,但一般来说,不过多讯误码为好,以免让来访者感到咨询者太罗索,对以后再做时产生负面影响。
箱庭疗法也必须坚持保密原则,拍摄照片或记录保存都需得到来访者(制造者)的同意。另外,最好配备一次成像照相机,可送给来访者(制造者)。
 
箱庭疗法的表现及分析
如前所述,箱庭疗法特别强调来访者下咨询者之间的信赖关系。这一技法不是心理测试,而治疗方法,要求治疗者在使用箱庭疗法时与心理咨询、游戏疗法同样,需要具有接纳共感受和理解的态度。
来访者在制作的过程中,治疗者需要中旁边陪着并采取始终接纳、共感的态度,尽可能的去把握作品中的表现。
需要注意的是,尽可能不局限于分析来访者一件作品。也就是说,把来访者的每次作品保存、记录下来,分析时注意作品所出现的变化、相互联系、发展的可能性。
对箱庭的表现进行分析时有一定的规则,现简单归纳如下,以供参考。
3.1 整合性
 
在分析箱庭的作品时,对作品的整体感受、何种印象是问题的关键。所谓整合性,应包括以下内容:作品的均衡性、丰富程度、细致程度、流动性、生命力等。也就是说,整个作品分散的、支离破碎的、杂乱无章的、贫乏的、机械的、固定的成分少。
3.2 空间配置
 
所谓空间配置,是指在分析来访者作品时砂箱空间的左右配置、玩具的摆设状况。根据传统的空间象征理论,无论是人物测试还是树木绘画测试及其它的绘画测试,在所给予的空间里,左和右意味着无意识和意识、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上和下意味着精神和肉体、未来和过去、父亲和母亲等(见图3)。根据经验,我们往往将箱庭作品的左侧看作其人的内在世界、无意识世界,右侧看成外在的世界、意识的世界。当然这并不是绝对的,也有例外的情况,这里所强调的只不过是说,基于以上的象征理论来分析,比较容易理解箱庭作品而已。也有将左右对应过去和未来、母性和父性的看法。
一般来说,将山、森林、佛像、寺庙神社、教堂等表示人的无意识“深层”部分的东西配置在左侧的倾向较强。在从内在世界向外在世界、过去向未来的新的可能性开发的过程中,往往使用砂下角的情况较多。左下角往往意味着可能性、发展的源泉。
车船、飞机、动物、人及河川等若是都朝着一个方向,朝向左侧即意味着退行(Regression)朝向右侧意味着前行(Progression),和以上左右的思维不同。
那么,将玩具摆放在砂箱之外意味着什么呢?首先要看是在什么时候才将玩具摆在砂箱之外的/在砂箱内完成作品之后,又将玩具摆在砂箱外,可能说明其存在模糊,对自己来讲,意味着难以容忍的心理内容。这种例子一般极少,但也有那种极端的例子,如将一只狮子摆在外面,或将一个人放在砂箱之外,而还留着一条腿架在箱沿等。
儿童在摆放玩具时边摆边移动、将玩具从砂箱内移动到砂箱外玩,往往反映了自我的界限尚不确定,将范围扩张到箱外可能具有一种超越自我所能把握的范围去表现自己的危险性,需治疗者加以注意。而将玩具不愿摆放在砂箱内,只将玩具摆放在砂箱周围,有时反映了对表现自我的一种恐惧和不安。
3.3 主题
箱庭中的作品往往表现某一主题。有时只是一件作品,而有时则可能通过一连串的作品去反映某一主题,其主题的中心,则往往是自我像或自我意像。而自我(Self)的象征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表现形态,特别是几何图形时,由圆和正方形等的组合,就近似于佛教的曼荼罗,要审视自我在其中的位置或地位。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各种表现形态,如森林中的高塔、山上的城堡、佛像、神像等带有宗教含义的像、特定的动物或人形都有可能是自我的象征或表现了自我的某些期待或向往。
 
箱庭疗法的注意问题
箱庭疗法的理论来自于荣格的象征论、自我概念理论等,限于篇幅所及笔者的能力所限,在此不再详述。最后,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河合隼雄在向日本导入箱庭疗法时特别指出箱庭疗法要注意以下二点。
4.1 要进行箱庭疗法的咨询者(治疗者)自身必须在值得信赖的人在场亲自体验箱庭疗法的创作。
4.2 不局限于用箱庭理论去解释来访者所创作的箱庭作品,而是应从观赏的角度、共感的角度去对待来访者所创作的箱庭作品。
箱庭疗法作为心理疗法的一种,无论是在其理论、技法、还是事例研究等方面都了较好的发展。箱庭疗法特别适合于在儿童游戏疗法、语言表达较差的的来访者的咨询和治疗中使用。笔者已将箱庭疗法引进到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所、河北大学教育心理研究所,并已开始进行跨文化的事例研究。
疗法的位置象征结构是根据笔迹学等等的结构发展的一套图形象征。但这些仅仅是一种阅读沙盘时候的参考,不能绝对配对。
以面对沙箱的左右上下对照:
上:意识、精神意义
下:无意识、物质、肉体、欲望
左:内部、母亲、过去
右:外部、父亲、未来
左上角:风、死亡观
右上角:火、希望、回避、终极意义、宗教
左下角:水、诞生、发展、开始
右下角:地、堕落、地狱、恶魔
左上方:生命的旁观
右上方:与生命的对抗性
左下方:固执或坚守
右下方:本能、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