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大学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百科 >> 为什么分手后还恋恋不舍

为什么分手后还恋恋不舍

2016/5/9 15:54:00 [发布者] 点击:335次

前段时间有媒体曝出日本“励志哥”乙武洋匡的一则丑闻。乙武洋匡,一个因先天残疾没有双臂双腿却以顽强毅力考入早稻田大学并成为知名作家,自民党参议员候选人,被曝出至少与5名女子保持婚外情关系。

在大家都在关注吐槽人不可貌相云云的时候,主页君反倒觉得乙武的妻子仁美的回答很有意思。她不仅原谅了丈夫多次出轨并与其中一女子保持长达3、4年的情人关系,还表示“会有这样(老公劈腿)的状况发生,身为妻子的我也有一部分的责任,我正在反省”。排除所谓的危机公关、日本文化等等因素不说,这样一种爱情/婚姻观念着实让人背脊一凉。

在爱情里面有这样一种模式,一方具有很强的爱的能力,在两个人的相处上,往往全情投入、义无反顾;TA们也很容易满足,对方只是一个简单的反馈就会让TA们感到非常幸福。在旁人眼里这类人特别傻,因为爱情的角色不对等,付出和回报也不对等。TA们也会隐隐不安,但又很快会被那股迷恋感给掩盖过去——“TA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啊”,“TA心里是有我的,只是不会表达爱嘛”云云。而这类人在被分手之后往往受伤很深,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走出来,并且即使明知对方是劈腿也常常难以轻易抽身,还会自责是不是自己哪里没做好才导致以分手收场。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留恋的,或许并不是爱情。

1.契可尼效应

“契可尼效应”(“蔡格尼克效应”),指的是人们对已完成了的、已有结果的事情极易忘怀,而对中断了的、未完成的、未达目标的事情却总是记忆犹新。

20世纪20年代苏联心理学家Β.Β.蔡戈尼克在一项记忆实验中发现的心理现象。她让被试做22件简单的工作,如写下一首你喜欢的诗,从55倒数到17,把一些颜色和形状不同的珠子按一定的模式用线穿起来,等等。完成每件工作所需要的时间大体相等,一般为几分钟。在这些工作中,只有一半允许做完,另一半在没有做完时就受到阻止。允许做完和不允许做完的工作出现的顺序是随机排列的。做完实验后,在出乎被试意料的情况下,立刻让他回忆做了22件什么工作。结果是未完成的工作平均可回忆68%,而已完成的工作只能回忆43%。在上述条件下,未完成的工作比已完成的工作保持得较好,这种现象就叫蔡戈尼克效应。

这个效应往往被用来解释初恋为何难忘。广义而言,在每一段“我还爱着,你已转身”的爱情中都具有一定的解释力。对于“已转身”的一方而言,这段爱情已经画上了句点,而对另一方而言,自己的爱情是被迫终止的。这样的一种戛然而止所诱发的错愕、无力等强烈的情绪体验以及随之而来的对于自我价值、自我概念的否定使得你很难云淡风轻、好聚好散。即使是对方劈腿,还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但是你还会不停地幻想TA有一天会回来。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念念不舍或许只是因为这件事情的戛然而止,跟你在给蔡戈尼克穿珠子被打断时的心理机制并没有什么两样。

2.关注沉没成本

“沉没成本”,指的是由于过去的决策已经发生了的,而不能由现在或将来的任何决策改变的成本。过分关注沉没成本是人们在决策过程中普遍出现的一种偏差。

考虑这样一个情境:假如你和一位朋友买了几张打折的滑雪票,租了滑雪板,然后开车到了度假的地方。此时你才发现,滑雪场的条件极其恶劣,天气非常寒冷,路面上结了一层冰,而且由于风太大,仅有的几部升降电梯也停止运行了。另外,你和你的朋友不管是在身体上还是在心理上都感觉极度不适。你对这一情景做了一个初步的评估后认为,与其在这里去滑雪,直接调转车头回家或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此时,你的朋友则认为这样做并不好,因为你们已经花钱购买了滑雪票,而这个滑雪票过期作废,而且你们租滑雪板的钱也是不能退的。也就是说,你俩当然可以选择在家度假,却会浪费几百块钱,而这是你们所不能承受的。那么你是会说服你朋友回去呢还是听从你朋友的建议留下来滑雪?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经济学》一书中说:“如果一项开支已经付出并且不管作出何种选择都不能收回,一个理性的人就会忽略它。这类支出称为沉没成本。”这里的沉没成本就是你和你的朋友买滑雪票、租滑雪板所花费的钱。经济学上讲,一个理性的决策应当是目标导向的,即根据你对决策所可能产生的后果的预期来做决策。在上面这个例子中,坚持去滑雪的预期后果是身心俱疲可能还附加一场感冒,而直接回家的预期后果则是舒舒服服地呆在有暖气的家里。而事实上却有超过80%的人选择了留下来滑雪。原因即在于他们太过于关注花掉的那几百块钱,太过于关注沉没成本。

在爱情里你是否也是这样呢?你为TA付出了那么多感情,为TA做了那么多的事,你在TA身上倾注了那么多的时间,三年、五年、甚至更长。你相信甚至抱有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期许和幻想——“我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有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为这段感情付出太多了,真的太难割舍”。但是你得明白,当TA从你们的爱情中转身的那一刻,你所有的付出都已经转变成为沉没成本了,你既不能收回,也不应该构成你留恋的借口。如果你把眼光从沉没成本上移开,进行以结果为导向的理性决策分析,会发现一切就都变得更加清晰:徘徊于过去——身心俱疲,即时抽身离开——新的可能性。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非理性人”,原文题目为“为什么分手后还恋恋不舍?行为经济学告诉你!”